钱江晚报:一个“邓玉娇”还不够吗?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6 17:42

  《赤壁(下)》中,面对小乔的以死相逼,曹操只淡定地说了声“别闹”。我至今记得,这俩字在影院引爆的哄堂大笑。

  近日,中行河南省固始县支行行长闵志涛醉酒后猥亵女子,还动手打人,在场的副县长张某面对求救,无耻而淡定地说:“姑娘,别闹了,闵行长是有背景的”。

  这话潜台词极为丰富。根据这十来个字,就能见微知著,窥一斑而知全豹,体察到一些平时习焉不察的东西。最直接的是,当然是和曹操那句“别闹”一样淡定的权力心态。被个体最珍视的生命和贞节,在人家眼里完全不值一提,拼命抗争竟被视为“闹”,而淡定的语气更像是斥责你“无理取闹”。

  曹操的淡定还可理解,毕竟人家是挟天子令诸侯,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一世枭雄,但一个现代行政长官,竟也如此视人命为草芥,哪还有半点权利意识和行政伦理?他的淡定证明他骨子里和曹操的权力意识是一样的,还是传统那套生杀予夺操之于手的权力狂妄。怎能指望这种官员为民服务,为人民的有尊严而幸福的生活而努力?

  更致命的是“别闹”后面的补充解释“闵行长是有背景的”。至此,已经是赤裸裸的“权势通吃”的无耻宣示了。呜呼,这副充满江湖习气、昭示权力黑恶化、流氓化的嘴脸,你如何也不敢想象竟出自一个现代官员身上。也只此一句“有背景”,一句顶一万句!任何社会伦理和规章法纪,在“有背景”面前化于无形。

  有背景,你可以公然猥亵民女发泄过剩荷尔蒙,还有权力默契地为你编织起保护网。但是,法治社会,又怎能容忍“背景”凌驾法律的胡闹呢?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女青年邓玉娇,为反抗侮辱,失手杀死当地官员邓贵大。事情虽已过去,记忆却未消失。难道固始县还想重演邓玉娇案吗?

  三杯酒下肚,就现出原形淫心炽烈,还有多少旧账可以翻出来,不妨拭目以待。偏袒护短的花招最好省了,免得现眼,最后更不好收拾。面对被权力欲火炙烤得上蹿下跳的宵小们,是否也该有公正威严的法律出面给它败败火,当头棒喝一声:“别闹了!”?